日本毛片A片AV高清免费视频

新聞中心
品牌資訊
公司動態
遠航內刊
航天資訊
太力航天資訊 | 關于航天員的這五件“小事”,你知道嗎?
日期:2021-08-23 | 分類:航天資訊

航天員在太空“要精致”


航天員進入太空后會有一段“精致的生活”,自己計算自己在太空中消耗的能量。
太空中工作生活是與地面非常不同的體驗。地面上的人們運動、搬東西、思考問題都在消耗能量,根據中國營養協會發布的指南,成年人輕度勞動,如辦公室工作或教師,每天需要2600千卡的能量。
太空中則完全不同,在空間站微重力環境下,航天員搬運重物不費什么力氣,人體飄浮在空中,運動模式也與地面完全不同。然而航天員任務非常繁重,工作強度很高。比如當初神舟十一號任務在軌飛行的33天時間里,景海鵬和陳冬每天都要充分利用寶貴的飛行時間,開展大量航天醫學、空間科學實驗和在軌維修等方面的試驗工作。


微信圖片_20210823145558.jpg


據航天專家介紹,每位航天員在太空中平均每天要消耗0.9公斤氧氣,同時排出大約1公斤的二氧化碳。航天員每天飲用約2.5公斤的水,膳食熱能供給量每天在2800千卡左右。
氧氣、食物和水都要從地面帶上空間站,早期階段,我國航天員在軌時間不超過1個月,這些物品就搭載在神舟飛船上一起送入太空。
從神舟十二號任務開始,航天員在“天宮”工作生活的時間將延長到3個月以上,未來各種物資將搭乘“天舟”,定期發往“天宮”,確保航天員生存所需。
隨著科技進一步發展,航天員在太空中的物資需求將大部分通過閉環再生和原位資源利用的方式生產,實現高度自給自足,那時人類將可以開啟超長時間超遠距離的星際旅行。


連走路都變得困難


太空中,航天員無法正常行走,只有從一個位置移動到另一個位置,更加類似于游泳的狀態。失重環境下,如何有效地移動身體是一項非常重要的技術。唯一的訣竅就是緩慢、小心謹慎和控制好身體。
在太空艙內,航天員通過抓住艙壁上的一些“抓手”讓自己飄浮的身體向前移動,或者向艙壁施加一個推力,控制身體反向移動。不過移動的時候要非常小心,避免身體產生不必要的旋轉,撞到艙壁和儀器設備上。


微信圖片_20210823145602.jpg


出艙行走時,航天員都背著一個背包樣式的生命保障系統,系緊安全帶,抓好周圍物體,保持身體穩定。為了方便行動,航天器的里外都安裝有扶手,航天員可以用手抓著一個個扶手來回移動身體。每次太空行走完畢,航天員常常會感到手腕和手指的肌肉酸痛。

在地面上,航天員可以在中性浮力水池中訓練失重環境下的移動,不過水池與太空環境有較大差異,水的黏滯性使身體移動困難,并且容易停止,在太空中則是開始移動容易,停止運動狀態比較困難。

因此,航天員首次太空行走時,要花時間體驗與地面訓練時的差異,先在近處移動,然后再到遠一些的地方去,而且移動身體的一個好方法是頭向下,面對著目標方向,這樣更利于觀察移動路線。


這是一項“高風險”工作


以往,我國載人航天任務通常在秋季開展,這個時間的天體運行軌道、飛船運行軌道、太陽光照輻射、飛船姿態控制,以及飛行時太陽、地球、飛船相對位置等都處于比較理想的狀態。
“神舟七號”任務中,我國航天員第一次進行太空行走。“神舟七號”在當年9月底發射,這個時間的太陽夾角非常適合出艙活動,飛船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見到太陽,保證航天員出艙作業時有陽光,當航天員完成作業返回飛船時,天還沒黑下來。

除此之外,太空行走還要考慮很多因素,要有效避開太陽爆發性活動期、南大西洋輻射異常區,以及較大的空間碎片,以免對航天員的身體和安全造成傷害;太陽的光照條件要適中,否則,從零上120多度到零下100多度的巨大溫差,將對航天員及艙外航天服形成巨大挑戰。


微信圖片_20210823145606.jpg


與此同時,為確保太空行走的過程能被完整有效地監控、記錄下來,飛船與航天員最好在地面站能夠測控、覆蓋的范圍內活動。

從“天和”核心艙發射開始,我國進入空間站建造階段,“神舟十二號”與后續的航天員乘組將會進行多次出艙活動,來完成空間站航天器的維修、維護和建造任務。太空行走是載人航天活動中一項十分復雜又必須突破的關鍵技術。正是靠航天員的巨大作用,美國的空間實驗室、蘇聯的禮炮號空間站、多國共建的國際空間站才能持續運轉。

未來,我國航天員也將承擔越來越多并日趨復雜的空間實驗和建造維修任務,幫助“天宮”更加穩定可靠運行。


太空病可防也可治


航天員在太空中生病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因為無法及時送醫,而且空間站里醫療條件有限,所以疾病預防最重要。

飛行任務前,我國航天員入住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的“問天閣”進行體能訓練、醫監醫保、隔離檢疫和登船準備。發射前的7~10天,航天員開始醫學隔離,盡量減少接觸到細菌、病毒等微生物;進艙之前,航天員還要全面檢疫,再上一層保險。

太空病常見的有空間運動病、內科和外科疾病等。空間運動病是避不開的問題,這主要是受太空失重環境影響,航天員出現定向障礙,以及惡心、嘔吐、頭暈、嗜睡、困倦等癥狀,與地面上的暈船暈車有些相似,嚴重影響工作狀態。

微信圖片_20210823145609.jpg


“神舟五號”飛行任務中,楊利偉有一段時間總是覺得頭朝下,就是定向障礙的一種表現。應對各類航天疾病,除了加強鍛煉,科學家們還準備了一整套輕、中、重癥狀的不同處理方法。一些預防用藥,通常制成口服的速崩片,直接放在口中就能被黏膜吸收進入血液,起效很快。如果預防藥控制不了癥狀,就用中度藥,或者航天員自行注射。

從太空返回后,航天員也要進行幾周時間的預防隔離,開展運動功能康復,逐漸恢復心血管系統、運動系統,以及身心狀態。從訓練準備到飛行任務結束,航天員在生理、心理等各方面都經歷著常人難以想象的考驗。


落地第一餐別亂吃


經歷長時間的太空任務,航天員返回地面后,迎接他們的是一頓簡單而又豐盛的大餐,餐譜中經常可以看到的一道菜就是清燉羊肉。

神舟十號任務結束時,3位航天員早上8點著陸內蒙古主著陸區,工作人員為他們準備好了熱氣騰騰的早餐,其中最重要的一道菜是精選特級5月齡“杜蒙羊”制作的清燉羊肉。神舟十一號任務中,兩位航天員返回的第一餐,主菜也是白蘿卜燉羊肉。


微信圖片_20210823145612.jpg


航天員在太空失重狀態下,會出現肌肉萎縮、骨質疏松等癥狀,返回地面后需要重點調整適應。就餐中尤其需要一些低脂肪、高蛋白、易消化、營養豐富的食物,羊肉是非常好的選擇。

隨著科技越來越發達,航天食品也越來越豐富了,從神舟六號的50多種發展到神舟十二號100多種,可以保障航天員吃飽又吃好。


微信圖片_20210823145616.jpg


為了符合口味,專家們給每位航天員建立了“口味檔案”。他們將研制出的上百種航天食品請航天員一一品嘗,按照“不喜歡、一般、喜歡、很喜歡”4個檔次打分,在評定中充分了解每一名航天員的口味,有針對性地研制食品。

“口味檔案”顯示,我國航天員大多數更喜歡川菜。為了改善航天員在太空中的胃口,食品專家為他們搭配了辣、甜、酸三種口味的調味醬,辣的調味醬總是消耗最多。